优质《与君初相识》顺德仙姬毁容了吗 是谁造成的

时间:2022-04-15 21:01:10 来源: 作者:cj

《与君初相识》顺德仙姬毁容了吗 是谁造成的

  原著中,顺德仙姬也毁容了,只不过是长意为了救纪云禾出来,放了一把火,又把顺德仙姬关在里面,所以顺德仙姬是被烧伤毁容的,不过在这之前,纪云禾也划伤了她的脸,顺德仙姬后来看见火就害怕生气,然后仙师就一直在仙师府研究药来治顺德仙姬,这也让顺德仙姬看清仙师在意的不过是自己的脸,现在毁容了什么都没有了,就彻底黑化疯魔。

  纪云禾划伤顺德仙姬的脸

  与顺德公主此役,纪云禾赢得,并不轻松。

  而顺德公主身为大国师最看重的一个弟子,当是得了他三分真传,有自傲的本事,加之旁边驭妖师的伺机而动,让纪云禾应接不暇,数次受伤,满身皆是鲜血,但好在在多年的折磨当中,这样的伤以不足以令纪云禾分神,她全神贯注,不防不守,全力进攻,任凭流再多血,受再多伤,她也要达成自己的目的。

  终于,顺德公主带来的驭妖师皆被打败,顺德公主也疲惫不堪,面色苍白的纪云禾终于找到机会,一举杀向顺德公主的命门!而哪想,顺德公主竟然随手拉过旁边的驭妖师,让他挡在自己身前,纪云禾一剑刺入驭妖师肩头,驭妖师震惊不已:“师姐……”

  顺德公主却恍若未闻,一鞭子甩来,将纪云禾与那驭妖师绑做一堆。纪云禾未来得及躲避,顺德公主径直夺过一把长剑,从那驭妖师的身后直接刺了过来!长剑穿过驭妖师的后背,刺入纪云禾的心口。纪云禾闷声一哼,立即斩断困住自己的长鞭,往后连连退了三步,方才避开了那致命一击。得见纪云禾还活着,顺德公主一脚踢开自己身前驭妖师:“废物!”驭妖师倒在地上,已断了气息。而此时,其余驭妖师见状,皆惊骇不言。

  纪云禾捂住自己的伤口,以黑气疗伤,而已疲惫得抬不起剑的顺德公主,则声嘶力竭的命令其他驭妖师:“上!都给我上!杀了她!”在场所有人,尽数寡言,他们的灵力也几乎被消耗殆尽,不少人还受了重伤,得见顺德公主如此,纷纷露出骇然神色,此时,有人打开了牢笼的门,一个人踉跄着,逃了出去。紧接着,第二个,第三个……除了地上躺着的这个断气的驭妖师,其他人,都已经踉跄而走。

  方才还是拥挤的绝境牢笼,此时竟然显得有些空旷。只留下了虚弱狼狈的纪云禾与更加狼狈的顺德公主。她们两人,没有一寸衣服上,是没有沾染鲜血的。纪云禾用黑气止住了胸口上的伤口,血不再流,她又握紧了断剑,踏一步上前。顺德公主见她如此模样,忍不住退一步向后。纪云禾再上前一步,顺德公主又踉跄的退了两步,直至她**的后脚跟踩到地上被留下的一把剑。她猛地身体一软,向后摔倒。

  纪云禾疾上前两步,跨坐在顺德公主的肚子上,一只手掐住她的脖子,另一只握断剑的手,狠狠一用力,“铿锵”一声,断剑刺入顺德公主耳边的地里。“你师父说,不会让任何人杀你,可见,世事无常,你师父的话,也不一定是管用的。”

  染血的脸依旧挡不住纪云禾脸色的苍白,但她的笑却宛如来自地狱的恶鬼,看得顺德公主浑身胆战发寒。“你还记得我们之前打的赌吗?”

  纪云禾的断剑贴在顺德公主耳边来回晃动,却因她对自己身体的控制力不足,晃动间,已经割破了顺德公主的耳朵。断刃上,再添一点血迹。而那个要将天下九分艳丽踩在脚下的顺德公主,此时面色惨白。唇角甚至有几分颤抖。她被割破的耳朵流着血,一滴一滴落在纪云禾住了五年的牢笼地面上。

  “这地上,每一寸土的模样,我都知道,而今天,我觉得,这是这地面,最好看的一天。”纪云禾笑道,“因为,上面会铺满你的鲜血。”顺德公主牙齿发抖,撞击出胆战心惊之声。

  “害怕吗?害怕的滋味怎么样?”纪云禾盯着她的眼睛,脸上的笑意,慢慢收敛,杀气浮现,“可金口玉言,你和我赌了的,平不了北边的乱,我就要把你,削为人彘。”纪云禾说着,手起刀落!却在此时忽听一声厉喝,纪云禾整个身体猛地被从顺德公主身上撞开。

  而她手中的断刃还是在顺德公主脸上狠狠划了一刀。断刃横切过她的脸,花开了她的脸颊,削断了她的鼻梁,在另一边脸上,还留下一道长长的印记。

  “啊!”顺德公主一声凄厉的尖叫,立即跪坐起来,将自己的脸捂住,她的双手立即染满鲜血:“我的脸!我的脸!啊!”她在牢中痛苦的哭喊。

  而被撞到在一边的纪云禾,身体里的力量几乎已经耗干了。 她跪坐而起,甩了甩已经开始变得迷糊的眼睛,试图将面前的人看清楚…… 黑甲军士,是已经长大了的朱凌小将军……“公主!”朱凌探看着近乎被毁容的顺德公主,随即怒而转头,恶狠狠的瞪向纪云禾,“戏妖奴!早在五年前我就该在驭妖谷门口杀了你!”

  他说着将腰间大刀拔出,恶狠狠的向纪云禾砍来。纪云禾试图指挥身上的黑气去抵挡,但这几年的时间,朱凌并未闲着,他一记重刀砍下,杀破纪云禾身侧黑气,眼看着便要将她狠狠劈成两半!

  便是此时,宛如天光乍破,又似水滴落入幽泉,清冽的风扫过纪云禾耳畔,一丝银发掠过纪云禾眼前。那已经灰败的黑色眼瞳,在这一瞬间,被这一丝光华点亮了一般。她眼睑慢慢睁开,似乎有灵魂中的神力在帮助她,让她抬起头来。一只干净得宛如纤尘不染的白皙手掌,径直接住了朱凌的玄铁大刀。夯实的大刀仿佛落到了一团棉花里。来人身型分毫未动,只听晨钟暮鼓之声在牢笼之中响起,朱凌整个人被重重的击飞,后背陷入牢笼墙壁之中,血也未来得及呕出一口,便已经昏死了过去。

  一身肮脏红衣的顺德公主捂着脸,透过大张的指缝,目光震惊的看着来人:“鲛……鲛人……”

  长意火烧仙师府

  长意还拎着她的手腕,用力得让纪云禾手腕周围的皮肤都泛出了青色。纪云禾仰头望向长意,苍白的脸费了好半天劲儿,也没有挤出一个微笑。她只得垂头道:“我走不动……”

  长意沉默,牢中寂静,片刻之后,长意一伸手,将纪云禾单手抱起,纪云禾无力的身体靠在他胸口上,恍惚间,纪云禾有一瞬间的失神,好像回到了那个十方阵的潭水中,长意的尾巴还在,她也对未来充满着无尽的期望。他们在潭水中,向外而去,好像迎接着他们的,会是无拘无束的广袤天地,会是碧海,会是蓝天……那是她此生,最有期待的时刻……

  “咔哒”一声,火光转动,将纪云禾的恍惚燎烧干净。长意将墙壁上的火把取了下来。火把所在之处,便是堆满刑具的角落,长意的目光在那些仍旧闪着寒光的刑具上转过。他一言不发的转过身,一手抱着纪云禾,一手拿着火把,再次走向那玄铁牢笼。

  尚还躺在牢中的顺德公主满脸仓皇,她看着长意,挣扎着,惊恐着,往后扑腾了两下:“你要做什么?你要做什么……”

  长意将牢门关上。牢门上蓝色光华一转,他如同大国师一般,在这牢笼上下了禁制。长意眸色冰冷的看着顺德公主:“滔天巨浪里,我救你一命,如今,我要把救下来的这条命,还回去。”

  他冷声说着,不带丝毫感情的将手中火把丢进了牢笼里。牢笼中的枯草有尘埃霎时被点燃。一脸是血的顺德公主仓皇惊呼:“来人!来人呀!”她一边躲避,一边试图扑灭火焰,但那火焰仿似来自地狱,点燃了空气中无名的气和恨意,瞬间蹿遍整个牢笼,将阴冷潮湿的牢笼烧得炽热无比。

  至此,长意独闯国师府,带走了她,杀了顺德公主,火烧国师府,而后……

  顺德仙姬毁容

  国师府中,大国师的房间内,重重素白的纱帐之中,一红衣女子喷出的气息在空中缭绕成白雾。她躺在床上,左腿,双手,脖子,乃至整张脸,全部被白色的绷带裹住。唯留了一张嘴和一只眼睛在外面。

  她望着床榻边的灯架,一只眼睛紧紧的盯着那火焰,她口中吐出的白雾越发的急促,那眼神之中的惊恐也越发难以掩饰,她胸腔剧烈的起伏,但奈何这四肢,均已没有知觉,丝毫无法动弹。她只得用力呼吸着,喉咙里发出含混的呜咽之声。

  那一星半点的火焰,在她眼中,好似燃烧成了那一天的滔天烈焰,灼烧她的喉咙,沸腾她的血液,附着在她的皮肤上,任由她如何哭喊都不消失。她的皮肤又感受到了疼痛,痛得让她的心灵都几乎扭曲。

  直至一张男子清冷的脸出现在她面前,为他遮挡住了床边的那一点火光。就像那天一样,当他出现的时候,所有的火光都被扑灭,他就像神明,再一次,不管千里万里,都能救下她……“汝菱。”

  顺德公主稍稍冷静了下来。师父……她想喊,但什么也喊不出来,却在这个人出现之后,她周身的灼痛感慢慢消失,呼吸也渐渐平顺了下来。

  大国师对她道,“今日这副药,虽则喝了会有些痛苦,但能治好你的喉咙。”顺德公主眨了眨眼,大国师扶她起来,将这碗药喂给了她。苦药入腹,顺德公主突然目光一怔,喉咙像是被人用双手遏住,她突然大大的张开嘴,想要呼吸空气,但呼吸不到,窒息的痛苦让她想要剧烈挣扎,但无力的四肢却只表现出来了丝丝颤抖。

  她眼中充血,渴望的望着身边端着药碗的大国师。师父,师父……她想求救,但大国师只端着药碗,站在一边,他看着她,却又不是在完全的看着她。他想要治好她,却好似又对她根本没有丝毫怜惜。终于,窒息的痛苦慢慢隐去。

  顺德公主缓了许久……“师父……”

  她终于沙哑的吐出了这两个字。及至此刻,大国师方才点了点头,可脸上也未见丝毫笑意:“药物有效,汝菱,再过不久,我一定能治好你的脸。”闻言,顺德公主默了片刻:“师父。”她被包裹严实的脸要说出话来,并不容易,但她还是用那仅有的一只眼睛盯着大国师,问道,“你是想治我,还是要治我的脸啊?”

  “汝菱。”没有犹豫,没有沉思,大国师直言道,“这不是一个聪明的问题。”这不是一个聪明的问题。大国师从来不回答喜愚蠢的人与愚蠢的问题。

  他为什么一直站在自己身边,救她,护她,甚至让她坐上“二圣”的尊位。这些问题的答案,顺德公主向来都很清楚,所以她从来都不问,不做蠢人,不问蠢事,仗着自己的筹码,行尽常人不能行,不敢行之事。

  因为,她有筹码。她有这天下第一人的庇护。而她到头……也不过只是一个筹码。她的脸被绷带包裹着,所以大国师喂了她药,转身便离开了,床褥之下,顺德公主的手指微微收紧,被灼烧乌黑的指尖,将床榻上的名贵绸缎紧紧攥在掌心。

  免责声明:以上内容源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,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。

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,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,未作人工编辑处理,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