优质《心居》各个人物最后的结局分别是什么

时间:2022-04-13 11:01:19 来源: 作者:cj

《心居》各个人物最后的结局分别是什么

顾士海

  顾家大哥顾士海年轻时下乡到黑龙江吃了不少苦头,是顾老太三个孩子里条件最差的,回到上海后在三妹帮衬下才得以立足安身,起初顾士海对顾老太是颇有成见,他把自己在外面受到委屈的怨愤,转嫁给了至亲之人,也养成了他伸手索取理应当的习惯。

  好不容易熬到了安享晚年抱孙子的年纪,不争气的儿子又再次把他打回原形,半截身子入了棺材还得为了一顿三餐,苟且过活的日子奔波操劳。

  苏望娣

  顾家大嫂苏望娣典型的小市民嘴脸,是当下最令人厌恶的亲戚类型。喜欢花式炫耀,不吐不快,占尽你的便宜,背后还要对你指指点点。

  她跟着顾士海没过上一天好日子,穷了大半辈子看不得别人过得比自己强,借着儿子娶了个有钱有势的媳妇,本以为就此抬头做人上人,没曾想儿子锒铛入狱,令她老脸蒙羞,人生起落好似过山车,看着她鼻涕眼泪抹一脸的样子,也着实于心不忍。

  苏望娣其实本质不坏,顾老太太病危时也是她守在旁边悉心照顾。只不过这人一旦穷怕了,难免心态失衡,报复性发泄才是人之本心。

  顾昕

  当代都市情感剧,每一部里必配一“渣男”,顾昕是一个非常自私的人,他对家实则是没有什么概念的,一人吃饱全家不饿。

  他借助葛父上位人尽皆知,不爱葛玥才会对旧情念念不忘,才会出轨冯茜茜,搞得家里乌烟瘴气,伦理失衡,最后东窗事发身陷囹圄,其实他内心并无悔恨,更多的是对葛家冷嘲热讽的憎恶,典型反面人物心理。

  没有他目的不纯在先,又何来葛家对赘婿的不满?这人呐,最怕就是看不清自己,三年苦窑,不知他能否洗涤灵魂,重新做人。

  葛玥

  葛玥是全剧人物唯一个留给观众开放式结局的角色,在她的婚姻生活当中,多次承受着丈夫出轨与精神上的双重折磨,曾经纯洁无瑕的小白兔,到头来也被磨砺成了心机深沉的“狐狸精”,她自始至终都没有放弃顾昕,仿佛一夜蜕变的成长宣言,愈发向冯茜茜靠拢,用最廉价的方式获取利益,讽刺的是她自己却不是受益人。

  葛玥对爱的表达方式太过愚蠢,最终剩下的唯有遍体鳞伤的躯壳。

  顾士宏

  顾士宏是凝聚顾家人亲情的粘合剂,他四处撮合调解邻里关系,为人正直和善,凡事拎得清,可却往往忽略了身边人情感出现裂痕的隐患,他懂处理,但不能维护,当事态真正走向恶化,后悔不已可为时已晚。

  顾士宏中年丧妻,老年丧母丧子,白发人送黑发人,白发人送白发人,最终成为“不晚”养老院的一个过客,尘归尘,土归土,心如落叶,随风而去。

  顾磊

  顾磊是全剧第一个杀青且能立得住的角色,他是独立女性成长之路的牺牲品,如果真要把人性抛开来看,即使他现在还活着,也不会是冯晓琴最终的归宿。顾磊一生活得浑浑噩噩,一事无成,他无所求更无所欲,可对家他却有着较深的执念与依赖,有老爸有媳妇的地方就是家,是他可以存活下去的屏障。

  一旦失去就等同于断了氧气,是现实当中,寄生在家里的我们真实的写照。

  施源、顾清俞

  客观地说,施源也算得上是一位才貌双全的男人,至于人品嘛!说他有难以启齿的苦衷也好,说他有目的的卖惨也罢,与莉莉的隐情毕竟是实锤的事情,可就是这样一个说不清道不明,永远不会为你打开心扉的男人,却是顾清俞魂牵梦绕二十多年的初恋,乃至于为了他独身孤守到三十多岁。

  俩人偶遇以后,各取所需结了婚,顾清俞圆了梦,施源也得其所愿。一个为了旧情,一个为了私利,就注定了不会有好的结果。生活在了一起,顾清俞才发现俩人在层次上,已经有了云泥之间的差距,而施源也是倍受降维打击一般的精神压力,最后也只能以盲目结婚为开始,理性分手做为结束。

  顾清俞因工作需要准备调往新加坡,施源也打算去往国外生活。从此一别两宽,各安天涯。而顾清俞在去新加坡之前,和展翔见了一面。展翔追求顾清俞追了八年,心坚如铁,顾清俞拒绝展翔却是坚如磐石。

  这一次,顾清俞决定给他一次机会,也是给自己最后一次选择,展翔强迫症患者般做出习惯性的表达——自己最爱的人是顾清俞,转而却目光流离,交口称赞起冯晓琴。顾清俞哭笑不得,情知这“备胎”因为自己过于缺失维护和保养,已经过了有效期了,顾清俞打开了心中最后那扇窗,决定留下来陪伴父亲最后的晚年时光。有钱人追求的理想生活,终究是一场梦。

  展翔、冯晓琴

  冯晓琴其实是一个心机很深的女人,有着王熙凤的谋略,却不幸摊上了孟姜女一样的命,好在她遇到了生命中的贵人展翔。

  整部剧中,命运最为坎坷不幸的是冯晓琴,得到最好结果的也是冯晓琴,经过一番沉淀,冯晓琴找回了人性中光辉的一面,变得开朗阳光起来,并且在展翔的资助下,俩人还一起开办了不晚养老院,不但做出了自己的事业,同时也是一件善举。

  可惜两人在错的时间,遇上了错的人。展翔心知冯晓琴对自己的爱意,但他火热的心早已枯萎。这是生生当了八年备胎的悲哀。他不缺钱,缺的是爱情,而爱情的泉水已被顾清俞掏尽挖干,所以他把“不晚”让给了得不到人就要钱,更为现实理智的冯晓琴。

  冯茜茜

  冯茜茜从她对于生活追求的认识偏差开始,就已经注定了后面将要发生的悲剧,顾昕“不负众望”地出了轨,和冯茜茜暗通款曲,做起了地下情人。冯茜茜则梦寐以求地想在上海立足,她和顾昕有着极其现实的人生思想,那就是不惜出卖自己的青春来豪赌明天,这一点冯茜茜和顾昕有着本质上的高度一致,所以两个人才能殊途同归地结下这段孽缘。

  最终两人东窗事发,顾昕锒铛入狱,而冯茜茜则仓皇逃离上海。来的时候身无一物,走的时候亦是如此,带走的只有自己一身皮囊。

  顾士莲

  顾士莲家庭在剧里表现得不多但却是少有的较为正常的家庭,夫妻恩爱,家境殷实,不缺钱花,更不缺房产,不算大富大贵,但也比上不足比下有余。

  而这一切都是顾士莲打下的好底子,年轻的时候顾士莲老公高畅也不是个省油的灯,花花肠子整天想着往外跑,但顾士莲深谙夫妻之道,对方缺失的情感部分得以及时弥补,挽回了长久的陪伴。

  虽然最后顾士莲癌症扩散已到不可控地步,但丈夫陪伴身边不离不弃,女儿也长大成人,倒是没了牵挂,没了遗憾,走得也洒脱些,珍惜当下,享受余光。

  顾老太

  顾老太太是顾家一大家子人久聚不散的魂,有她在小家就是大家,是逢年过节子女们的期盼,是阖家团圆的真正意义所在。顾老太因年岁已高时而清醒时而糊涂,在油尽灯枯之际解了顾家三兄妹心里的疙瘩,一生所愿只希望儿女家人平安健康,富贵皆身外物,亲情可贵,失不复得。

  顾老太病危不久便撒手人寰,驾鹤西天,没遭什么罪,只是临死还念叨着孙子顾磊的名字,如此也好,祖孙二人在另一个世界也算有了个伴儿。

  张老太

  一位看透凡尘,利用余生之年游戏人间的潇洒老太太,算得上是冯晓琴开启人生第二阶段的引路人,是“不晚”的活招牌,是冯晓琴诉说心声的倾听者。张老太风风雨雨走过一生,什么情债孽缘没见过?冯晓琴所面临的这道坎,对她来说根本不算事情,只要自身勇敢强大,一步便可轻松迈过。

  她是老一代独立女性的标杆,也是冯晓琴学习的榜样,那团面粉到底该怎么捏,都掌握在拿面团人的手里,日子是过给自己看的,不是给别人看的。张老太去世了,冯晓琴哭成了泪人,手里攥着那本被尘封的泛黄笔记。

  免责声明:以上内容源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,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。

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,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,未作人工编辑处理,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